<button id="qim2y"><acronym id="qim2y"><u id="qim2y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li id="qim2y"><acronym id="qim2y"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th id="qim2y"></th>

    <progress id="qim2y"><big id="qim2y"><video id="qim2y"></video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qim2y"><ruby id="qim2y"></ruby></em>

    大公網

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首頁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    ?金融觀察/人民幣匯率逐漸企穩 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\特聘研究員 鄧宇

    2024-01-08 04:03:00大公報
    字號
    放大
    標準
    分享

      圖:中國整體汽車出口量,在新能源車的帶動下,首度超車日本,比亞迪更是擠下特斯拉,成為全球電動車龍頭。

      回顧2023年中國的出口和匯率表現,有兩個關鍵詞──“承壓”與“韌性”。外圍的環境變量在于美元潮汐運動,全球經濟?復蘇進展緩慢且不平衡。鑒于中國的出口相對有韌性,人民幣匯率雖有一定貶值,但穩健性更強。面對2024年的不確定性,穩外貿和穩匯率的緊迫性更強,同時也考驗宏觀政策的作用和效果,最核心的關鍵詞是“結構”和“均衡”。

      今年的出口政策重點在于把握好穩增長、促發展,更多依靠結構優化、動態平衡。具體來看,出口的價值鏈提升至關重要,人民幣匯率則需要保持穩健性和彈性,更好地適應全球化新格局。

      一、出口韌性持續釋放

      觀察中國出口,有必要把握好兩大趨勢:其一,中國的出口規模絕對值已經足夠大,從2020年的2.59萬億美元增長到2021年的3.36萬億美元,再到2022年達到3.54萬億美元,屢創歷史新高。其二,中國出口商品的價值鏈在穩步提升,過去的物美價廉的商品主要集中于勞動和資本密集型產品,但目前中高端等科技產品出口占比在不斷上升,以電動載人汽車、鋰離子蓄電池、太陽能電池等為代表的“新三樣”出口已經形成獨特競爭優勢。

      從海外需求來看,國際機構普遍預計2024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,貿易增長也將受到負面影響,而且主要貿易伙伴存在不同程度的“去風險”、“脫鉤斷鏈”的趨勢,例如美國推動的近岸外包、友岸外包等貿易政策,實質上已經相應減少部分對華貿易進出口,這一趨勢預計可能加快。

      展望今年出口,預計總量規??赡軠p少,同比增速延續個位數負增長。從主要拖累項來分析:一方面,預計2024年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速將普遍放緩,下行壓力隨之增大。另一方面,地緣政治等因素導致的貿易分裂逐漸顯現出負面效應,包括美國“去風險”、“小院高墻”政策,以及歐盟近期啟動針對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反補貼調查等。

      不過,出口也有不少積極因素,主要體現在兩個維度:其一,出口市場多元化增強,區域內貿易有望加快增長。近年來中國陸續推動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(RCEP)落地,擴大中東、中亞及非洲、拉美等出口市場,依托“金磚+”和“一帶一路”合作朋友圈,不斷提升對發展中國家出口規模。其二,出口商品貿易價值鏈將提升,中間品貿易將繼續擴大優勢。隨著中國加快產業升級和科技創新迭代,新質生產力將加快躍升,新能源汽車、太陽能電池、汽車用鋰離子動力電池等“新三樣”的出口商品價值鏈得以不斷提升。

      二、人幣避險屬性顯現

      金融工作會議提出“加強外匯市場管理,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”,經濟工作會議也有類似表述。2023年的人民幣匯率經歷了從年初小幅升值到持續數月的階段性貶值,再到“由貶回升”的過程,總體維持雙向波動格局。自2023年四季度開始,人民幣匯率將逐漸企穩,主要有三方面原因:一是美聯儲加息周期基本結束,美元開始走弱;二是國內經濟基本面改善,財政和貨幣政策精準發力,形成較好支撐;三是季節性結匯及市場一致性預期增強,共同推動人民幣匯率短期升值的情緒高漲。

      總體預估,2024年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因素包括:

     ?。?)經濟基本面,去年三季度一系列穩增長政策陸續出臺,中國經濟加快回升,隨著經濟基本面逐步改善,人民幣貶值預期減弱。

     ?。?)美元方面,預計美國經濟可能實現“軟著陸”,但美國債務問題待解,而且經濟呈現下行趨勢,美聯儲貨幣政策遲滯效應可能顯現,美元指數將震蕩下行,不排除2024年出現弱衰退,預計中美利差將漸趨收窄。

     ?。?)跨境資金方面,預計隨著中國經濟持續?復蘇增長,國際國內投資信心增強,資本市場和人民幣資產配置將迎來新的機遇窗口,跨境資金有望恢復淨流入,而且人民幣的避險屬性也有可能在國際局勢動蕩時期顯現。

     ?。?)匯率政策方面,盡管人民幣匯率出現階段性貶值,但總體上匯率政策留有余地。近期人民銀行負責人強調“穩預期、防超調”,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。面對內外不確定性,一旦人民幣匯率出現持續大幅單邊行情,人民銀行可能繼續啟動包括“逆周期因子”、外匯存款準備金等政策組合來保持匯率穩定。

     ?。?)人民幣國際化方面,近年來進程有所加快,跨境人民幣貿易和投資結算規模持續增長,人民幣國際使用便利化提升,人民幣國際影響力增強,將有望推動人民幣外匯市場供需改善。

      不過,造成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因素仍存,從國內和國際兩個方面來看:

      國內方面,預計中國出口及順差仍將持續承壓,淨出口仍將是經濟增長的拖累項?;久骐m有改善,但經濟運行仍存在總需求不足、基礎不牢固,而且潛在的內外風險挑戰不可忽視,防范系統性風險仍是重點,人民幣出現持續性升值的動力或有不足,預計2024年離岸人民幣即便小幅升值,幅度也不會太大。

      國際方面,美聯儲加息周期雖然基本結束,但利率將在高位停留一段時間,美國長期國債可能維持高位震蕩,美元指數和長期美債收益率將繼續震蕩波動,人民幣匯率將可能繼續承壓。關鍵的變量在于,2024年地緣政治局勢或仍有動蕩,美元作為全球避險貨幣存在走強預期,中美/中歐經貿關系亦面臨不少波折,預計這些外部事件將造成人民幣匯率出現較大波動。

      綜上分析,人民幣匯率有望逐漸企穩,短期寬幅波動的可能性仍在,預計年內人民幣匯率總體上將延續雙向波動走勢。相較于2023年的寬幅波動及貶值行情,預計2024年人民幣匯率將有比較好的基本面支撐,人民幣“由貶回升”的積極因素逐漸增多,而且面對地緣政治等不確定性因素,人民幣避險屬性有望進一步顯現。

      筆者預計2024年上半年人民幣匯率可能有2%到3%左右的波幅,下半年由于內外不確定性或者突發性事件,人民幣匯率波幅擴大至4%到5%左右。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格局不變,但考慮到國際國內政經形勢復雜多變,須謹慎評估人民幣匯率走勢,需要防止匯率大起大落,市場交易情緒過重也會造成一致性地單邊持續貶值或升值,不利于匯率穩定均衡。

      三、總結與展望

    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工作提出“注意把握和處理好速度與質量、宏觀數據與微觀感受”的要求,旨在于提振市場主體信心、穩定社會預期,于出口和匯率而言,預期至關重要。出口和匯率變化與市場預期聯系緊密,為應對不確定性,中國出口企業不但主動尋求突圍,通過數字化轉型、跨境電商等方式提升競爭力,而且在東南亞、中東、中亞以及墨西哥等地投資設廠,發展中間品出口貿易。

      中國企業“出?!遍_始加快深耕全球市場。統計顯示,中國境內投資者共在190個國家和地區設立境外企業4.7萬家,約60%分布在亞洲,北美、歐洲、拉美、非洲分別占13%、10.2%、7.9%、7.1%。同時經過這幾年的壓力測試,中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匯率避險能力明顯增強,能夠較好地適應匯率的波動,樹立匯率風險中性理念,主動配置匯率避險工具。統計顯示,2022年企業運用外匯衍生品管理匯率風險的規模超過1.3萬億美元,較上年增長15.1%;企業外匯套保率為24%,連續三年上升,較2016年增加11個百分點。

      隨著中資企業和金融機構“出?!苯涷灨迂S富,適應國際市場波動的能力增強,將有望實現風險和收益的平衡。隨著跨境貿易人民幣本幣結算,以及人民幣直接投融資等加快發展,有利于企業直接規避匯率波動風險,增強創匯能力。而美聯儲加息周期基本結束,國際金融市場的波動性風險將有所緩解,人民幣匯率逐漸企穩、維持雙向波動的格局,總體上有利于出口企業管理結售匯與匯率風險。

     ?。ū疚膬H代表個人觀點)

    點擊排行

    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精品,狠狠色婷婷久久一区二区三区,午夜福利利国产精品无码
    <button id="qim2y"><acronym id="qim2y"><u id="qim2y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li id="qim2y"><acronym id="qim2y"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th id="qim2y"></th>

    <progress id="qim2y"><big id="qim2y"><video id="qim2y"></video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qim2y"><ruby id="qim2y"></ruby></em>